中国空白的同性恋婚姻之痛,在上海寻找艳遇的

作者:9万彩票两性

数年前本人回上海工作过一段时间,最初是在莘庄北桥那里的一家中日合资企业做了三个月左右的临时翻译。当时是日本一家上市公司(好像叫东方纺织之类的名字)与那家合资企业合作建设一条生产线,生产包装食品用的保鲜薄膜。那条生产线里使用了部分德国设备,由德国工程师在现场负责监督指导安装。中日德三方人员共同建设生产线,为了避免出现鸡同鸭讲不知所云的情况出现,需要找个翻译沟通语言。德国人说不必用德语,可以用英语交流;日本人对英语不怎么有自信,想找一个懂英日中三国语言的家伙充当翻译,本人中文是母语,自然可以应付;日文也马马虎虎能够凑合;英文嘛,说来惭愧,其实就会点皮毛,日常会话而已,但由于本人持有加国护照,而日本人认为:加拿大人岂有不会英文之理,所以给予本人令人感动的高度信任和期待,结果本人便滥竽充数,去那里充当了三个月的“鬼子”翻译。

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多人口、多人种、多婚姻态势的大国,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立法一直是空白。2011年两会,李银河放弃同性婚姻提案而改为立法建议提交,因为人大代表商议后认为"时机还没成熟",与此同时,她起草了一份关于敦促民政部门批准同性恋社团正式注册的建议。二天前,“凤凰网”刊文报导说,首部反家暴法出台,同居关系也受保护,同性恋不在列...首部反家暴法出台:今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就是刚过去的14个小时前,“中国网”的一篇报道标题语触目惊心-- 男子强奸18女子被核准死刑: 因妻是同性恋...我个人的资料库里,可以看到今年5月28日AFP法新社的报道: 同性恋婚姻在北京 - A gay marriage in Beijing .还有8月8日的“镜头里的中国青年 China through the Lens of Youth” NHK WORLD - Asia Insight .这是一部电视报道记录片。反映了一些年轻的中国摄影师开始得到全世界的关注,为现代中国其独特和所谓前卫的同性恋婚姻合法化问题表达了他们的斗争、焦虑和压抑的工作。这些非专业、非主流的摄影师,他们的作品能让世界得知的唯一途径是通过互联网的“疏忽”进行自我推销和设法在海外出版。其中,一个人已有10年经历为中国各地的同性恋男女精心捕捉了TA、ta们的心境,出版了一些地下出版物。他的代号是223.223对记者说,他 Just want to keep travelling and publishing books on his own.徳国在线世界新闻电视 der ARD 在今年5月31日的电视节目中说,在中国,在公众场合一直为同性恋说话的差不多都是异性恋,他们是温和的人文学者,社会精英,代表的却并非同性恋。同性恋社团只是在小范围内存在,做的也是些发套套为主的小事,宣传活动范围也大都局限于同性恋之间。同性恋活动在民众中可以说影响甚小。中国的警察是流氓警察,而内地的同志是逆来顺受忍气吞声派,不像西方国家或港台敢游行什么的,甚至于连同性恋文化展览都可以办。不知同性恋大游行与中国官方有何贵干?而同仁们的更加隐忍,正应了官方的心意。中国官方的封建落后是众所皆知的,而中国同志也一直没有胆量施政府以压力,这也是同志们的过失...保守的爱尔兰居然将是全球首个将同性婚姻合法化条款写入宪法的国家。法国2013年后已有1.7万对同性恋结婚,这一生为别人而活和这一生为自己而活,这些是同性恋者最大的差别,在本文中,我只能引用上述外国媒体的语言: 同志们,加油...标签 同性恋婚姻,中国5月28日AFP法新社的报道: 同性恋婚姻在北京 - A gay marriage in Beijing .

无意中的音声记录,只能算偶听,非窃听矣。-- 引自工作笔记。偶尓我工作的报社会让本人去他企业的报社相助。因为都属小报社,又都是专业版面,无利害冲突。因为在中国、日本两国的报社吃过“萝卜干”饭,尤其在上海时去过不同的报社学过“生意”、做过学徒,在版面编排上用过点心思。自然出手不说出色,也可以讲有点特色。年前,去了一纤维大企的社内小报社帮忙,赶得急了,回家时忘了自己的笔就走了。结果,那里的女编务员特地以挂号邮件送还与我。我的那支笔帯有印章。除此之外,还有不为他人注意的、闻声感应起动的录音功能。收到完璧归“赵”的笔,第一件事就是插上USB電源充电,忽看见8GB 的内存都满了,于是戴上耳机听听。再于是,有了现在下面的小文。

我在那里的工作是为日方负责该流水线安装工程的一个三人小组做翻译。那个三人小组之下有若干下属的日本会社承包流水线不同部分的安装业务。那三个月里除了那个三人小组成员之外,在流水线担当设备安装业务的日本人来来往往于日本上海之间的前后有几十人次之多。随工程所需,有的呆的时间较长,有的三五天而已。这些日本人都住在莘庄附近一个叫春申路的车站边上的宾馆里。那段时间我每日早早去宾馆等候三人小组,会合之后叫出租去相距三站路远的工厂,晚上工作完毕又常常与他们一起去吃饭喝酒应酬,三个月中几乎朝夕相处,与三人小组成员自然变得熟稔,与其中一个主要负责者还成了朋友。此外因工作关系与其他在现场工作的许多日本人,还有德国工程师,以及在日本人指挥之下实际挥汗安装机械设备的许多民工也有不少接触,在与他们接触和交谈过程中对他们工作之余在上海的业余生活也有了些许了解,其中使我感到好奇和印象深刻的是有关他们在上海寻偶或者说寻找另一半的活动和话题。

图片 1

图片 2

日本人德国人和外地民工,虽说来自不同国度不同地方,国籍不同,文化不同,语言不同,然而也有相同之处:都是离乡背井,都是单身赴任,生活单调,精神空虚,最关键的都是男人,而且大多身强力壮如狼似虎。所以对于寻找另一半的需求或欲望高度一致,饭桌上的话题也常常三句不离女人。但在实际操作方面,我发现日本人德国人和外地民工各有不同方法或特色,解决问题的途径可谓大相径庭。

图片 3

上图片是《神户新闻》报社产经编辑室的一隅用来充数的,与文章无关系。特注。高感度Mic 录下了两个女人的对话,是下班以后无他人的时间段里。两人一边吃着零食,一边随意地聊着。这些年忙忙碌碌的,我已经不知不觉地进入了“Ara-Fur”了,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Ara-Fur”是日语特有的、自造的英語“Around 40 ”的表示,意40岁前后的人。那没啥,又不是你的错,不瞒你,我也“Ara-Thi ”了。“Ara-Thi ”,Around Thirty 之意,30岁上下的人了,也是同类的派生词。与你不一样,我的这40,你可別笑我,连男朋友也没有。我,同你属一个模子,30岁的说了。可我,你坐过来!这几年呐,除了工作,家庭杂务就是服伺自己,连...H 也没有,啥滋味都忘了。H ,在日语的特定用处代表Sex 、意味着性交涉。呦?无所事事的40s ?岂止是无所事事!再凑近些听我说,我哦,简直是在回味二度处女情呜,郁闷着呢。有那么严重,还是夸张、艺术复兴?唉,有那闲情玩艺术?多少年没有H 过了?不敢说8、9年,也敢说有7、8年,爱和情、色的长年沉默。你看我老吗?嗯~没有太多那感觉,真的。只是,说实话,40 过了再没有恋爱或...性生活怕就麻烦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不着急?你,不会恋爱偏差値太高了吧?没有的话,真的。那,不管水天一色,现在先选个男人!拎到蓝里先算菜,別考虑什么八面玲珑,堵截住你的40岁以后的性激素失速,最好是现在,哪怕只是一个坏家伙,你必需H !我认为它是防止 Ara-Fur 面容崩溃的防护堤、Se-Fre (Sex-Friend、性伙伴)也可以。可是,你不也...40岁的那个回道。那是,我在说你,其实也在警告自己!Ara-Thi 连“现任 ”男友也没有,同样危险。直球式的回答是,女人呐,看上去有点“宽松”,好搭讪的,不得不说是被男人认为有点魅力的,嗯,至少比死板板的女人有味道得多噢。是的!是的!是吧?不过,不局限在性的方面能随意被打开些门缝隙,与男朋友的话题范围不妨也开放些,不能只谈爱、恋,要主动说些荤的话题,交流性技巧,性技能,不能象姑娘那样太偏食。现在的姑娘才不偏那个了。那个什么了?你说哪,要敢发挥啦!我,我要抛弃"偏差值",对自己的二度处女情要敢“自我诊断”了断...

先说说日本人吧。日本人在上海寻找另一半的途径简而言之是花钱寻找临时情侣。我去宾馆接三人小组,没过两日便在宾馆大厅见到有日本人与依着讲究涂脂抹粉的年轻女人一同走出电梯穿过宾馆大厅到门口拦截出租车。日本人先替女人叫来出租送走,然后与其他二三伙伴合坐其他出租前往工厂上班。有的女人上车前还与日本人相拥接吻,状如夫妻。宾馆前台服务人员对此似乎司空见惯,毫无意外或惊讶之表情。那宾馆里住着几十个日本人,前台服务人员不懂日语,有几次前台经理因有事需与房间中的日本人沟通,请我帮忙打电话。我之后问其宾馆何以有来路不明女人与日本人交往,他笑而不答,那表情意味深长,意思大约是“你懂的”。但我不懂并好奇这些女人语言不通,如何与那些日本人相识并进而发展交易的。后来与日本人一同吃饭,听他们聊天和交换情报及心得,便略知大概情形之一二了。

8月8日的“镜头里的中国青年 China through the Lens of Youth” NHK WORLD - Asia Insight .

图片 4

原来那些女人分几种情况:最多的是直接给房间里的日本人打电话推销自己送货上门。她们通常都学会了几个关键的特殊日语词汇,然后以蹦单词的方式,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迅速使日本人明白她们的身份技能和目的,碰上胆大又按捺不住的日本人便会顺利成交。之后胆大的先行者将经验与人脉资源传授介绍给因谨小慎微而有心无胆的后进者,于是许多日本人和小姐便各取所需皆大欢喜了。这种情况的关键之处在于小姐如何会知道日本人的房间电话号码,日本人相信小姐与宾馆相互默契暗有合作,联想到宾馆前台经理暧昧而意味深长的表情,我以为不无可能。

图片 5

我们不妨两个人之间先多放开谈谈,你认为自己之所以陷入二度处女情的纠结在哪里啦?30岁的那个问。啊,首先是以前一贯地断固地拒否“不倫(与有家室的异性交往的意思) ”吧?啊,是的、是的! 那好象不只是恋爱的刻板经验,也是过于僵化的思维。可是上了40岁,这种应该是淫乱的关系了,哦,正如人家嘴上常挂的“30多岁的女人才可以做... ”的印象。可我认为自己也在这种与有妇之夫的交往中迈不出。尽管有时候认为“恋爱必需走得出”,不能被传统的固定观念束缚住、不能缺少柔软性,也就是我想,我们不能把自己关进没有经历过的经验里。是呀,40岁的女人承认说,我还没有一次One-Night Sex 的经验,一次也没有。所以我想...多久没有了?刚才不是说了,到现在为止近十年没有过那个了!不只是缺乏爱,连性都没有。那种多久是没有指標的,如果你再回想看, 5 年没有性、10年还没有,你有没有在防御对自己有性愿望的男人?不是在刻意的守住什么咓?说真的,守住什么,这种意识还没有。但是,久而久之对男人的挑剔越来越意识了,有一种类似 "我的身体是特别的!不能随意处置... "这些是过度的意识,防卫得过剰了,有害无益的意识,我不仅在说你,反之亦然,也在说咱自己!那是30岁的女人的话。还有,印象里,永远在回味第一次H 、第一次性的感觉。第一次,是那么的美妙,那么无穷的...30多岁的女人反论说,我倒认为第一次仅是冒险,第二次是紧张的再确认,第三次才是确信,适合不适合,尤其在性交往的性相适度上,仅从第一次判断、认定,我觉得经验不足,因为第一次总是最紧张的,没准喝过了酒,有酒精的小小影响,测量不准,不可能第一次就确认性生活上的相适性。H ,必需经过至少3个回合的巫山云雨,哈哈。我想,男女的性,不能以测量化学原素的方法和思维。40岁的女人说,我想我之所以说第一次最美好,因为第一次必然抱着爱的幻想,是自己真爱的人,是坠入爱河中的、因为喜欢才接纳了他,很少盲目性,所以自己的身体感应也是不仅仅是肉体在做爱,全身心都处在最期待、最享受的状态里。我说的其实并不矛盾。性,有感情的因素,但是,性,必需在性交往的前提下方知道双方的相适合度。就象是我刚才已经说了的,“必需有爱”什么的,是先入为主,怎么做爱也会使爱和性的视野变窄,而不敢放开去体会,太注重“所以...应该... ”就偏向太强了。想听听你解说交往一个Se-Fre (Sex-Friend、性伙伴)的感觉。呀,那也是个接近“不伦之恋”的禁忌区哪。难免自我感觉“性伙伴”那是个罪过的名词,邪恶啦。那也是传统观念在作怪吧,20多岁时容易沉迷于肉体的痴迷,30多岁后,会瞎想保持那种关系的人不会没有,偶尓为之也不为过失,至少是某种浪漫,看起来也不坏事,等等,经历一回,哪怕留下的痛苦的记忆,对今后人生相遇那种良好的恋爱,也能积累柔软的...经验,感情能够经受伤害,有弹性啦!喂!我说你是真的没有男朋友,还是有意不想被一条汉子捆住手脚啊!40岁的女人如大梦初醒。瞧你,我说你死心眼还真没有啥错的,跟我就是一种类型,足以证明!30多岁的女人回答道。足以证明什么?你说!就是,足以证明你和我活该再享二度处女情!二度处女情?还算是再次享受?我受够了!那么怎么做?今晩就做?今晩就...真的今晩就...标签 报社,日本,女人,处女情,郁闷,H

第二种情况,是日本人去类似KTV之类场所娱乐时结识的女孩,熟识之后逐渐发展成特殊关系。三人小组里有两个便是属于这种情况。一个是年过五十的老同志,已无胆量与来路不明的小姐周旋,但他依然老骥伏枥壮志不已,从KTV里结识了一个女孩,后来带回宾馆同居,每日据说付与女孩几百元。此老同志白日里上班时精力不济,时常哈欠连连瞌睡不断,成为其他日本人背后取笑的对象,说他只有晚上才会全力以赴努力工作。有一回,老同志神秘兮兮地将我拉到一旁,说有一私事求我帮忙,结果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上面有日语写就的若干情话,他要我翻成中文,还要求我用日文假名标出中文读音。他当时的那张似乎不好意思又满脸堆笑的脸十分生动使我难以忘却。另一个是成了我的朋友的那一位。三十六七岁,是那项工程的技术负责者。他休日时曾邀我去日本人群居的虹桥开发区吃日本餐,去那里的高档KTV边唱歌边与穿着性感且会说日语的女孩唱歌喝酒聊天。成为朋友之后,他不仅对我说了许多工厂里日本人之间的诸多人事矛盾,并与我商谈如何了断他在上海陷入尴尬的情感问题。原来他也有一个KTV结识来的女孩,开始只是逢场作戏,后来却彼此动了真情。可是他在日本有太太,还有一个刚读小学的儿子。他既感愧疚于家人,却又不舍也不忍伤害上海这里的这个女孩。颇感纠结。

一个人已有10年经历为中国各地的同性恋男女精心捕捉了TA、ta们的心境,出版了一些地下出版物。他的代号是223.

图片 6

第三种情况大概只有情场老手才能如鱼得水。流水线上有一个日本人四十来岁,外形挺拔英俊。此君在日本离了婚,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儿。他说他来中国的主要目的就是寻找女人。他不去KTV之类的娱乐场所,却专在类似永汉日语学校之类的私人所办日文学校门口等候女孩,看到喜欢的,便上前搭讪,主动提出愿意免费教对方学习日语。以此方法居然屡试不爽,前后交往了好几任中国女友。有一次他身体不适前往闵行一医院就诊,电话其女友,女友居然从上海赶往医院为其做翻译,使他大为自满和得意。

图片 7

九十年代我在日本学开车,有一次听几个教开车的日本人聊天,其中一人说中国如何如何封闭,说他听说日本人如果在中国买春被公安捉住,轻则坐牢,重则枪毙。还要我对此无稽之谈给予证实。我在与上述情场老手聊天时想起此事,讲与他听,他露出极其不以为然的轻蔑表情说:那种没见识的“巴嘎”,知道什么中国的事情?!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图片 37

图片 38

图片 39

图片 40

图片 41

徳国在线世界新闻电视 der ARD 在今年5月31日的电视节目中说,在中国,在公众场合一直为同性恋说话的差不多都是异性恋,他们是温和的人文学者,社会精英,代表的却并非同性恋

图片 42

高雄同志大游行 中一中变性老师也来挺 2015高雄同志大游行今下午在凹子底登场,主办单位估算有超过七千名同志及支持同志民众参与,游行队伍沿至圣、南屏、明诚、博爱等路段前进...文章获10,533人点赞、39人评论、64条分享

图片 43

本文由9万彩票最新版app下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